彩民高手论坛13888

昆山世硕电子厂称大量员工辞职不实 !事件详情始末梳理

  【昆山世硕称大量员工辞职不实,事件详情始末梳理】据界面新闻消息,“昆山电子厂扔员工证件”事件在抖音热点榜上霸占了三天,在激起网友众怒的同时,也在热议中引发了各类谣言。

  9月5日,江苏昆山。世硕电子(昆山)有限公司一男子点名后,将员工证件随手扔地上,员工弯腰拾起。

  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,无论是各大科技网站还是在抖音平台,因为一件事情而招致很多网友气愤,这就是昆山世硕公司粗暴发工作证事件。

  涉事公司员工直接把证件丢在地上让员工去捡,大有侮辱人格的嫌疑。该事件最新进展,公司粗暴发工作证后大批员工离职。

  根据抖音等平台曝光的视频来看,工作人员手持话筒念着员工名字,念到一个名字,就向地上扔一个员工证件。很多人弯腰捡起地上的证件,可以看到,一人弯腰从地上捡起自己证件的同时,另一人的证件从他眼前飞过。

  当天有多人将该视频上传到抖音平台,引发网友热议,“尊重自己,尊重他人”“工资记得要回啊”“没有尊严的工作,宁可不做”“公司与员工应该平等”……

  当天该公司回应,事件正在调查中,调查结果将对外公布。5日下午,世硕电子(昆山)有限公司发布声明,单位管理失职,主管团队向员工致歉。

  网传的一份世硕电子(昆山)有限公司开具的《关于网传负面新闻的说明》称:对于我司新人培训单位,因招工旺季场地受限,现场管理不到位,工作人员以不当的方式发放员工证件,致使新人不受到尊重,我司深表震惊与遗憾,因此事造成社会大众不良观感及负面影响,在此表达万分歉意!

  近日,位于江苏省的世硕电子(昆山)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昆山世硕”)一名工作人员粗暴发工作证一事持续发酵。相关视频显示,该男子发员工证件时随手扔在地下,员工需弯腰拾起。

  9月7日,新京报记者独家获悉,昆山世硕与昌硕科技(上海)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昌硕上海”)的法定代表人为同一人,而昌硕上海曾因违法延长工作时间等原因受到大量行政处罚,目前面临劳动合同纠纷类的法律诉讼。

  企查查显示,昌硕上海成立于2004年9月21日,注册资本高达3.08亿美元,法定代表人为张天宝。公司的唯一股东为PROTEK GLOBAL HOLDINGS LTD,持股比例100%。

  不过,昌硕上海官网介绍,公司母公司为和硕联合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和硕”)。据介绍,和硕发家于台湾,主要从事高科技电子产品的生产,结合EMS与ODM产业,成为新兴之DMS (设计整合服务制造)企业。

  举例来看,决定文书号为号的处罚中,处罚结果为:对该单位处以警告,并按照受侵害的劳动者每人200元的标准处罚,合计526人罚款105200元。

  裁判文书网显示,这起案件的一审法院查明,刘红宾于2016年6月29日由昌硕科技(上海)有限公司转入世硕公司,双方签订劳动合同,期限自2016年6月29日至2019年6月28日,基本工资为1970元/月,双方确认以前述基本工资作为计算加班加点工资的标准。

  2019年6月26日,世硕公司通过短信向刘红宾发送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,向其告知解除劳动合同事宜。一审另查明,2018年5月2日至2019年6月21日期间,刘红宾共计平时加班544.5小时、双休加班460小时及法定节假日加班24小时。

  一审法院判决,世硕电子(昆山)有限公司在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刘红宾加班工资20876.29元;二审法院判决,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。

  在舆论发酵后,更多不明来源视频出现,并称“报应来了”、“昆山电子厂扔证后员工离职:3000人走2900,生产线瘫痪”。

  界面新闻记者以求职者身份询问了两位世硕电子招工人员,他们皆表示,厂内招聘情况正常,大量员工离职属谣言。其中一位自称在世硕电子工作了4年的招工人员表示,这里“每天都有人走,每天都有人进”。

  昆山开发区内有大量电子制造业工厂,包括立讯精密,富士康等知名代工厂都在此设厂。世硕电子的母公司是和硕集团,而和硕是列于富士康之后的苹果第二大代工厂,也被外界称作“富士康的劲敌”。和硕集团2008年从母公司华硕(其电脑品牌是ASUS华硕电脑)分离出来,专注于代工业务,既生产华硕品牌笔记本,也生产苹果iPhone等产品。

  据界面新闻此前了解,近一两个月正值电子厂生产旺季,招聘需求旺盛。主要由于疫情好转,消费需求回升,各厂商也开始密集发布新品。另外,苹果新品发布会即将公布,而苹果的订单,某种程度上是制造业的晴雨表。

  旺季,意味着订单量大,现有工人无法满足生产需求,工厂需要招聘大量临时工。各个工厂都在提升工资待遇以招聘更多工人,以河南港区富士康为例,大约8月开始,有劳务公司向打工者开出了高价“返费”,一路从6000元左右涨到了超1万元。

  返费,是指工厂为保证工人在一定时间内稳定工作而开出的奖励,可以理解为工厂给临时工人的额外奖金。例如,打卡满55天、75天就能拿到返费,而中途离职就全部泡汤。

  此次“身份证事件”突然点燃了众怒,反映出了底层务工者长期以来低话语权、低自尊的境况,同时也暴露出工厂在招聘大量临时工后出现的管理乱象。

  工厂的用人高峰期同时也是离职高峰期,员工流动性极大。根据时代财经9月6日的报道,一位世硕电子老员工表示:一般人吃不消,干几天就提桶跑路了,派遣工三个月还不见得能转正。“(想)拿到返费,最起码得坚持100多天。”

  关于“大量员工离职”一说,界面新闻记者致电世硕电子总机,对方回应“只是网上传言而已”,问及工厂具体情况,对方表示“我不清楚”。截至发稿,世硕电子未有书面回应。